冬天了。

总觉得放了寒假,除夕将至,才算是冬天来了。



今天返校分析试卷。分析完语文试卷后老师读我作文,读完后说:“我估计你们都还听不懂在写什么呢……她写的作文有点三十年代张爱玲的味道,很厉害啊……”然后我就被同学们叫成“三十年代的老婆婆”。



刚才在QQ上发去一句:很久没听小熊儿唱歌了。

然后Chison就唱歌给我听,和以前听的Chison唱的一样好听。



我想起去年七夕前一天,Chison说,七夕时要点上蜡烛。我记得Chison讲和以前的女朋友的曾经时,那种严肃的样子。我记得Chison认真地说,不过依依要答应我一个事,要很开心很开心,不管发生了什么。

而现在,Chison说,她有女朋友了。

真快。



——你说,如果很多年以后,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你唱歌,我听着。

——会的,如果你还记得我的话。


Chison唱完后问我有没有将他唱的录下来,我说没有。其实本来想录的但录音软件忽然很不争气地失灵了。后来Chison又唱了一首歌录下来发给我。



于是。

冬天了。

谁悄悄调拨了时钟的针。

不记得上一次乘着公车看着窗外繁华的夜景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只记得很多时候依靠着窗看着流光,然后便进入半梦状态。

想起以前的夜晚,和姐姐在外滩。那时候的灯光没有现在的璀璨,夜色之下看不清姐姐的容颜,唯独知道她一直在那。那时候偶然走进一家摆满了写着英文的商品的店内,为二十多块钱一小瓶的矿泉水大呼小叫。

和姐姐在路旁有点潮湿的草丛里看见一些小小的褐色菌菇,采了一点放进塑料袋。

然后,回程等车的时候,我们坐在台阶上。姐姐讲给我听关于复活节岛上的石像的事,其实姐姐对那些也只是一知半解。我记得那时候看着天空,想着姐姐住的地方总是能看见漫天的繁星而上海却只能看到了了几颗,可现在却连姐姐那都看不到星星了。

我们乘上回程车,我不记得那时候自己有没有睡着。好像,袋子里的菌菇渗出了汁液,脏脏的。

最近忽然想去外滩走走,想再走一次曾走过的路,却被反驳说去喝西北风呢。

以前去过很多次,不知事的自己在灯光倾洒的道路上跑得正欢。那时的外滩也没有现在那么多人,或许也有疲惫的人奔波的人可是那时候又怎会注意这些。

有时候会很怕夜晚繁华的街道,怕自己会没有原因就哀伤寂寞,没有原因且抑制不住的悲伤。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